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晓奥

给幸福重新定义

 
 
 

日志

 
 

在成长中学会铭记  

2007-04-02 09:5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我一直这样自责。

曾经埋怨过外公外婆,说他们用自己的想法摆布我;曾经因为吵嘴后的一时之气,否定他们的全部付出,然而在次日清晨他们送来第一杯热茶的时候,又全然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忘记自己对他们的伤害。

年幼的我们,都曾经认为长辈的爱是理所当然,从来不会注意到他们付出了多少,然而,在成长中,我们终会发现,这些爱都是值得我们永远铭记的。

有些人能在一夜之间获得这样的成长,而对于有些人,这样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想,我是属于后者。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对六岁以前的生活没有多少记忆。人们说,那是家长们最劳心费神的时候,但那时的事情似乎太遥远,所以听长辈们讲起那时的不易,总觉得太模糊,没有多少感触。

直到十年后,我目睹了表弟在年愈七旬的外公外婆的照料下成长的一点一滴,才真正明白,外公外婆十五年的付出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从不知道,照料一个孩子会如此辛苦。

半夜里,常会被隔壁呼天抢地地哭声吵醒。我总会不耐烦地扯过被子闷头继续睡去。昏昏沉沉中,外公温柔的吟哦,遥遥飘来,沙哑中掩不住困倦,却没有丝毫的腻厌,还夹杂着踱步时木地板发出的吱呀声。如是,一夜里,少则一两次,多则四五次。我不禁想,年幼的我是否也是这般吵闹?于是,老家瓦屋屋檐下,在外公温暖的臂弯里沉沉睡去的画面一点点浮现。

每日清晨,天微亮时就可以听见外公匆匆的脚步声。我知道,那是外公赶着去给小弟买最新鲜的豆浆。某日,我从微开的窗帘缝中望去,外公的身影在雨帘中渐渐前移,他披着一件墨绿的长衫,撑着黑色的油伞,瘦削的背影在水洼间蹒跚。他的后脑不知何时竟秃了,在朦胧中显得刺目。我不禁想哭,记忆中出现了一条泥泞不堪的山路,这是外公十年前每天去为我买牛奶的必经之路。

每天傍晚,外公牵着小弟去坐电动木马。夕阳的光辉把外公满头白发染得金黄,年迈的老人跟着音乐和小弟一快儿唱着跳着笑着,满脸的皱纹都跟着抖动起来。不自觉地就记忆起老家的青石板路,那些青石板上印刻着外公牵着我走过的足迹。

越来越多的时候,小弟的成长与老照片记录的情景重合,仿佛我的成长又重演一遍。于是,一些本来淡忘的东西又从记忆深处找回,而已经长大的我竟然惊奇地发现,有些忘却的东西原来如此珍贵。如此地不该忘记。

我们总期望别人能记住自己的爱与付出,但对于别人的爱和付出却总是忽略或者淡忘。但在成长的过程中,在经历自己的成长和感受他人的成长中,我发现了爱的珍贵,也学会了珍惜和铭记。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