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晓奥

给幸福重新定义

 
 
 

日志

 
 

遥想千里,执手永年-----日喀则之星  

2009-07-31 11:2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忘记我们如斯躺在湖边,注视星空多久了。直等得柏油路边明亮的街灯都熄尽了。宁静,却并不黑暗。只在抬首的瞬间,我们便拥有了满天繁星。

在日喀则,便离星空近了4500米。这里清澈的夜空,撩开了大城市上那层层叠叠的帷幕,你们清晰的面容,便更触手可及了,仿佛每一次呼吸,都能在你们的面颊上留下些许痕迹来。

终于,我遇见了你们!从小在“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的歌谣声中长大,也曾仰卧在夜半冰冷的操场上,从摩天大楼的狭窄缝隙间,在一方方破碎的天空中寻找梦中的水晶。但一次次,我们失望了,因为我们遥远的上空,只是一片生涩的黑。

铺天盖地。

昭然若揭。

一如我们身处的这条汹涌暗河。

于是,我们便学会了如何平静地埋葬自己天真的梦想。成长,不可避免地要用童年的珍珠去交换。好不容易收拾好我们年少的心情,你们,梦中远逝的星儿,却在这时轰然地出现。

不是应该欢呼雀跃吗?不是应该张开双臂,在久违的星空下尽情地飞奔吗?但不自禁地,我却只是在这片炫目的璀璨下微微一笑,满腔倒带的思绪,在喉间凝噎成无言的表白。同样的一角星空或许千百年来并无多少改变。但看星星的人抑或心情,只在眨眼般的十六年里,就已经不复相同了。

苏格拉底说过:“谁都不可能踏入同一条河流两次。”时间可以苍白一切。这苍白了的一切,又何以安放这些早已错位的童年旧梦呢?这错位的旧梦也早已无法在光阴的池水里泛起一丝涟漪。这无力泛起的涟漪,亦无法再补偿那些远逝的时间了。站在青春尾巴尖上的我们,已经落入尘埃里。我已要不起这番惊天动地的纯净。因来自尘世的我们,在日喀则永世轮回的沧海桑田面前,是如此逼仄而促狭。

但在这寒彻骨髓的清醒中,却并不是不幸福。

以至于连黑夜都不在黑暗,寒风也不再寒冷。高原凌晨凛冽的空气无孔不入,直冻得手脚都僵冷了,心里却依旧如熔岩般炽热,仿佛在等待着,等一个机会,从这因浩大时代而窒息麻痹的心灰中,浴火重生,喷薄而出。日喀则的神奇,不可不谓如此,一两星儿穿越前往光年的星光,经历了大气的漂染,竟就重又燎燃了心中匍匐百年而又讳莫如深的希冀与梦魇,让人忍不住想喻以圣歌中踏万丈光芒而来的救世之主。纵使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以如今的心境观星,亦找不回那些被成长抛却的天真梦想,能在纷扰的生命中拥有这样一个美丽的错误,便也是幸福的。纵使需熬过高原反应的痛苦辗转江河而来,能与这万千神明的眼睛各自站在相聚无数的山巅遥遥相望,便也是值得的了。

霎那间,星空变得如此纯粹。

当曾经的渴望与失望终归于平静,年少的轻狂与愤懑蜕变成心怀感恩的虔诚,风景也不自觉地变得不容羼杂而点尘不惊。

罗曼罗兰说过,“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她。”成长有时就是一个漫长而讽刺的过程,我们注定只能在错误的时间与地点遇到冥冥等待的人和事。但这无碍于年少的我们尽情挥霍做梦的权利。这些徘徊在梦与现实的日子,让我们笃信曾经的某年某月某日,你我未曾辜负过这番能心安理得地想入非非的时光。

我未曾了解过那些秉信着“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的人们所拥有的波澜不惊的小幸福。但至少,我不曾后悔在这个清醒的世界里继续偶尔做些不着边际的梦。或许,生活会因此在现实与飘渺中起落颠簸,但我们当平静地踏浪而过,这番浩大跌宕的壮阔波澜,自能承载起另一种生命的了然与淡泊。

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但若已能齐眉举案,又何苦意难平呢?

  评论这张
 
阅读(52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