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晓奥

给幸福重新定义

 
 
 

日志

 
 

欲行医者,必先为人  

2012-05-17 14:1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学姐,我深知此此刻本应该到了学弟学妹划策的候。故而在此匆匆下几笔,断然算不得是什么经验分享,当是略抒己见但愿能对以后有意学医的学弟学妹们有所帮助。

 

你喜医学?你喜新加坡两个看似老掉牙的问题在面试的时候总是一遍又一遍地问起。木有本,水有源,而这两问题恰恰是问到了大家选择国大医学院的本源。

 

记得一年前,约莫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国大的医学教授到华中来做讲座,开篇问的第一个问题正是“大家为什么想学医。当时,教授给个我们四个选项:

A.   Because doctors make a lot of money. (因为医生能赚很多钱)

B.     Because doctors are highly respected. (因为医生受人尊重)

C.     Because I want to help people. (因为我想帮助他人)

D.    Because it is in my blood. (因为医学本就在我的血液里)

 

很多人都认为医生能很多,或在美国是这样吧,但在新加坡其实并非如此。医学院学生在刚毕业后的5-6年里的工资甚至赶不上金融、会计专业的毕业生。即便是6年的服务期过后,也往往只有胸外科手术等少数专业的主任医师工资高。当时,国大的教授就告诫我们,如果你们是因为觉得医生能赚很多钱才想学医,那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同样的,我相信以往也会很多人也认为医生这个职业很受人尊重,但是随着这一两年医患关系的恶化,大家是否也有所改观呢?其实,人们对医生的尊重即使在新加坡都远远赶不上老师和护士,所以,因想受人尊重,同样不是学医的正当理由。

 

相反的,“医学本就在我血液中”这样看似不靠谱的答案,却是可以接受的,尤其是对一些出生在医学世家的学生来说,耳濡目染则自入骨髓。

 

但对于大多数没有家世背景而报考医学院的孩子来说,正解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治病救人的同情心而已。也许有些人会觉得俗套。的确,每个报名者在自我陈述和面试里都会一再强调这一点。但是,悬壶济世杏林春暖本就是医学的的本质,动摇不得,尤其不能为了标新立异而故意失了其本质。

 

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谈谈我的另一个观点:欲行医者,必先为人。我认为,如若已下定决心学医,那么请放下这个学医的目标,先学做人。就拿这同情心来说,我始终认为,光论治病救人,那不是真正的同情心。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万万千千,从各地贫困地区的儿童、到孤寡老人、到自闭症儿童、再到非洲可可种植园里被拐卖的童工,又何止病人这么一类?还没当上医生就光拿病人说理、办事,未免显得一个人狭隘、功利,因而也就显得俗气了。 真正的同情心,是没有选择性的,是不分对象的,更是没有目的性的。真正的同情心在于看到新村里收旧货的老人被欺负敢于拔刀相助,甚至在于在公交车里给老人让座。其实治病救人并不多么高尚,它与扶弱济困、见义勇为、助人为乐等力所能及的小事是一脉相承的。不要让一个学医梦蒙了双眼,放下这个包袱,让换位思考成为你我本能的思维方式,让仁爱成为你我生活的常态,让同情心成为你我灵魂的光辉,让那原本说来俗气的东西在你我身上蜕变成一种纯粹天然去雕饰的气质。我相信医学院并不真正在乎你在医院志愿服务了多少个小时,而是你在陈述种种经历时自然流露出的同情心。

 

其次,我们谈谈为什么要喜欢新加坡。医学其实是地域性相当强的学科。在医学院学习5年,由于高额的补助,毕业后要服务六年。期间人生大事估计也该定下来了,所以很可能以后都会在新加坡发展了。因此,若不喜欢新加坡、一心欲留学英美的同学,请慎重。

 

我个人是真心喜欢新加坡这个城市的。这份喜欢,源于最最开始的感恩。没错,我一直感恩于新加坡。对于一些家长和同学的“新加坡SM1计划纯属战略性人才交流,其本国从中有利可图,因此我们无需感恩”一说,我是一向不敢苟同的。的确,新加坡之所以有SM1, 必定是她能从中获利,但我觉得这与我们作为个人对这个国家心存感激并不矛盾。医生治病救人,但也领着工资,那病人是不是也不用对德高望重的医生心怀感激呢?教师教书育人,但也也领工资,还是国家公务员呢,那学生们是不是也不用对老师们心怀感恩, 不用尊师重道了呢? 有些家长说我被洗脑了,我一直无心辩驳,如今在此说一句,其实我只是一直把感恩当做一种做人的美德,谨小慎微地践行着而已。更重要的,是我打心眼里不愿意把这个世界简化成这种各谋所利的双向交易模式,太冷漠太没有人情味了。

 

我一直自认是幸运的,在新加坡遇到的人和事都是如此的温暖而亲切。干爸干妈的大方随和、无微不至的关心体贴,为我在异乡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家。宿舍和学校老师或温柔的关怀或严厉的教导,让人丝毫不会察觉觉自己外国留学生的身份。同学们的嬉笑打闹以及有时开玩笑似的“膜拜”常常让人忍俊不禁。老人院爷爷奶奶们的依赖,以及我临回国前老人们一元一元凑起来的红包让人心头暖流阵阵。报名期间,QQ群里叔叔阿姨们,尤其是平安阿姨的鼓励和帮助,更然人觉得自己就是这里的一份子。就连坐出租车都常常能与司机师傅们相谈甚欢,临了还能给车费打个折,反倒叫人怪不好意思呢。

 

在新加坡的四年里,最开始有遇到过人们对奖学金得主的偏见和不满,但最后都被友善和欢迎所取代。我清楚地记得有位出租车师傅在在得知我想考医学院后,亲切地祝福我“你一定会是个很受欢迎的漂亮医生”;去国大医学院笔试那天,送我去国大的那位司机老伯像慈父一样拍着我的头说“加油,孩子,你一定会成功的”;更不止一次有新加坡本地的叔叔阿姨们对我说“新加坡能招到你这样的中国孩子,我们感到很高兴。”如斯的温暖,让我怎能不爱上这个城市呢?若不是如此,我想我也不能如此轻易地就克服了自己外国学生的身份,被国大医学院录取了。

 

医学院面试的时候我也被问到了相关的问题。我当时回答说,我的人生经历已经注定了我对中国和新加坡这两个社会的责任,而我对这两个国家都有着强烈的感情。对于我的祖国,这份责任来自作为一个中国人与生俱来的爱与尊严,对于新加坡,这份责任来自于这四年里滴水成河的感恩与感动。无论我将来从事何职业,我都不会逃避这两份责任和这两份感情。

 

说到此,可能又会有人笑话我被洗脑了吧。但其实我一直都是一个责任心极强的人。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从我来到新加坡的第一天的起,我就明白我要对大桥中学以及全中国以后千千万万想通过SM1计划来新加坡读书的弟弟妹妹们负责。在新加坡的四年里,我时时刻刻告诫自己,我今天在新加坡的一举一动,直接关系以后能不能继续有SM1, 能有多少SM1名额,以及学弟学妹们来到新加坡后的待遇。学姐学长们一再Break Bond, 让我们也名誉受损,拿奖学金变难,那我们的举动又何尝不是牵动着后继的学弟学妹们的命运呢?如今进了医学院,我的成绩品德,更是影响着以后想学医的各位学弟学妹啊。只可惜,即便我一直谨言慎行,个人之力毕竟单薄,难以力挽狂澜不说,更反落得被自己人取笑误解,难免心酸,却也无怨无悔。

 

学医难,却不如做人难。仁爱、感恩、责任心这些基本的美德都是医者所必须的,却也是最难秉持的。在我看来,若能学会做人,在加上成绩和适当的经验,进医学院便可水到渠成了。然这学会做人,却是极难且极孤独的一条路。

 

可谦而不可卑,可有傲骨而不可有傲气,淡看是是非非,常思己过,独善其身,不论人非。仅以此与大家共勉,谢谢所有这一路走来对我有所帮助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258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